七乐彩官方福彩|官方评大乐透作假
首頁 總網滾動 高層之聲 工作要聞 地方頻道 三大建設 政法動態 法學園地 媒體之聲 政法文化 法治云南
以黨的十九大精神為指引 緊扣主要矛盾變化推進農村社區治理
發布時間:2017-11-28 10:13:00 責任編輯:劉芳坊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其中提到“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使人民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實、更有保障、更可持續”,并提出我國鄉村振興戰略的總要求是:“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這些論述,深刻指出了社會治理的歷史方位和重要使命,為新時代社區治理提供了根本遵循和科學指南。

  一、從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歷史性轉化看推進農村社區治理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以黨的十九大為標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發生了歷史性的轉化,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社會主要矛盾的歷史性轉化,意味著我國的生產力已經不再落后,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求已基本得到保障。而社會主要矛盾集中表現在供給側結構上,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凸顯為新時代的主要矛盾,具體體現在城鄉發展之間、區域發展之間、經濟和社會發展質量之間,其中農村社區治理尤為滯后。城鄉社區是社會的基本單元,是人民群眾安居樂業的家園,是黨和國家許多政策落實的“最后一公里”。社區治理事關黨和國家大政方針貫徹落實,事關居民群眾切身利益,事關基層和諧穩定。解決新時代的社會主要矛盾,需要立足于社區這個基本單元,著眼于全面提升城鄉社區治理法治化、科學化、精細化水平和組織化程度,促進基層社區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努力破解鄉村治理難題,凝聚農村發展內生動力,不斷提升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和滿意度。

  二、農村社區治理面臨的深層次問題成為影響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制約因素

  (一)體制機制不順,執行力大打折扣。從體制層面看,農村社區治理體系不健全。比如組織體系不完善,有的組織疊加,有的功能缺失,部分農村基層組織還存在軟弱渙散的現象,在群眾利益關系的管理和調整上缺乏有效的治理手段,很多部門還習慣于什么事情都往基層攤派,而農村基層社區對下派的許多工作既做不好也做不了,既無人做事更無錢理事。

  (二)能力不足,社區治理面臨本領恐慌。從理念、能力層面看,一些地方對社區治理的認識不足,更談不上創造性地推進社區治理。比如政府角色缺位或者越位,出現“該管的沒有管,不該管的強管,管了又管不好”現象;對社區邊界認識不統一,對社區內涵、外延認識模糊;對社區治理缺乏統籌謀劃,治理誰?誰來治?治理的性質、方式、內容是什么?都是缺少深層次研究,缺少相應的配套政策支持。

  (三)治理主體弱化,社區自治功能萎縮。農村大量的人、財、物往城市單向流動,而流向農村的除了國家的財政投入外,其他流入很少。人作為農村治理的關鍵主體,人的流動造成治理人才的嚴重缺失。另外治理對象結構也發生很大變化,造成實際上的農村社區治理“空白”。很多農村社區逐漸成為實際的人才和集體經濟收入的“空殼村”。在社區治理實踐中,人民群眾、社會組織參與積極性不高,大多時候只能在政府的介入下推進,社區的服務功能不強。社區自治處于被動地位,自治功能萎縮。

  三、堅持以黨的十九大精神為指引,在社區治理進程中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

  (一)打造堅強戰斗堡壘,突出黨建引領推進社區治理。黨的十九大提出:“黨的基層組織是確保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決策部署貫徹落實的基礎。要以提升組織力為重點,突出政治功能,把基層黨組織建設成為宣傳黨的主張、貫徹黨的決定、領導基層治理、團結動員群眾、推動改革發展的堅強戰斗堡壘。”對基層黨組織的定論作了全新的概括,定位的明確,職能的理順,直指基層社區治理短板,為基層黨的建設指明了方向。目前西疇縣已形成一種“西疇現象”,就是縣域內的部分社區多年未發生刑事案件,分析原因,有一個共性特點,就是這些社區的基層黨建功能完備,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發揮出色。基層黨組織在推進社區治理中發揮著極為重要的作用:一是基層各套組織有序參與各項工作需要黨的領導;二是基層自治需要黨組織的統領和黨員示范。推進基層社區治理,必須加強黨的領導,突出基層黨組織的引領作用,在廣大農村加強基層黨組織建設,提升黨的基層組織在社區治理中的組織力,通過黨支部直接教育黨員、管理黨員、監督黨員和組織群眾、宣傳群眾、凝聚群眾、服務群眾,帶動提高農村社區群眾組織化程度,增強社區居民參與社區治理能力,提升基層社區治理水平。

  (二)自治法治德治并重,形成既有共性又有特色的社區治理模式。農村社區治理的方向,就是十九大報告提出的城鄉社區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筑牢農村發展基礎,把開展社區治理的過程作為服務人民群眾的過程。農村社區治理看似高深,實則都是從點點滴滴的小事開始的,當前農村的問題還很多,有許多事情需要我們去跟老百姓一起商量、解決。比如,想方設法解決好一家一戶的現實困難和問題,群眾的獲得感就會增強。農村臟亂差問題不是一兩天能解決的,但只要持續努力,整個農村面貌就會改觀。移風易俗問題,不妨通過《村規民約》,從規范紅白喜事這些具體問題入手,抓上幾件實實在在的事情,風俗習慣就可能朝著好的方向發展。農村社會風氣問題,可通過加強鄉賢文化建設,引導尊敬、孝敬老人,對好人好事給予表彰,對于失信現象及時給予批評教育,最終形成鄉村抑惡揚善的機制,使想惡者不敢惡、不能惡,逐漸戒掉惡習、養成善習,就會漸漸形成良好的德治氛圍。農村社區什么事情要村民大會決定,什么事情需要經過黨員大會、支部會議討論,都需要我們去幫助他們理清楚,這些都做到規范了,農村民主法治建設就會有進步。大量的矛盾糾紛在基層一線,要幫助農村社區完善矛盾糾紛調處機制,健全人民調解組織,引導政府職能部門和社會組織直接服務農村社區群眾,在物業糾紛、土地承包糾紛、家庭鄰里糾紛調解中發揮積極作用,矛盾糾紛發現得早、化解得了、控制得好,社會就會越來越和諧。平安社區建設方面,精細化打造和拓展網格化服務管理體系,全面提高農村社會治安綜合治理水平,發案少、秩序好、群眾滿意的目標就會慢慢實現。廣大農民群眾的房屋改造、飲水安全、農業生產、子女就學、大病救治等很多問題,都與社區治理密切相關,這些事情都做好了,農村社區治理水平就會得到提升,我們的鄉村就會越來越美好。

  (三)完善“三社聯動”體系,突出頂層設計推進社區治理。我國現在正面臨著第三次社會組織調整的過程:第一次調整是在建國以后,基本把私有制變為純粹的公有制;第二次調整是在改革開放以后,把單位人變成社會人;第三次調整可能實現每個人的社區化。越來越強的社會流動性給社區治理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縣鄉兩級要厘清基層政府與社區群眾自治組織權責邊界,在減負增效的前提下,明確農村社區承擔社區工作事項清單,基層政府可采取購買方式向基層社區提供服務。要注重發揮社區自治組織基礎作用,推進社區、社會組織、社會工作“三聯動”,形成農村基層治理“三共”(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格局。

  基層黨建組織力不強、農村發展基礎不牢、社區治理體系不健全,既是基層社區治理中存在的現實問題,也是制約整個經濟社會發展的三大問題。推進基層社區治理,必須突出問題導向,必須發揚釘釘子精神,通過不懈努力,就可以實現文山騰飛。(文山州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吳長昆

Copyright 2010-2016 版權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員會、云南省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 技術支持:云南力諾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