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乐彩官方福彩|官方评大乐透作假
首頁 總網滾動 高層之聲 工作要聞 地方頻道 三大建設 專項整治 政法動態 法學園地 媒體之聲 政法文化
一碗雜醬面
發布時間:2019-02-25     責任編輯:符曉

  

  春節已經接近尾聲,年味卻依舊很濃,已經快十二點了,外面依舊不停地傳來爆竹的聲音,而辦公室里,卻略顯冷清,盯了一天的電腦,我有些頭暈眼花,放下手里的卷宗,點了支煙,想閉上眼休息一下,這時,佳強給我發來一張照片說“真香”。我一看,是自己在吃泡面的照片,不由得一笑,思緒又回到了一個星期前的那個夜晚。 

  那是一個周末,再有兩天就是除夕,但正值扶貧攻堅和掃黑除惡的緊要關頭,于是全局上下取消周末。我像往常一樣來到辦公室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突然接到指令,稱我們刑偵大隊主辦的一起黑惡勢力團伙案件的一個主要成員,在兩百多公里外的A城出現,大隊長老羅立即抽調我、又生、聶子以及經偵大隊的佳強,由我帶隊前往實施抓捕,由于該嫌疑人身材魁梧高大,且有暴力前科,大隊長囑咐我們帶齊裝備,注意自身安全。帶齊了裝備匯合大家緊急出發,幾個小時的顛簸,在中午時分趕到了目的地,經過一下午的布控和蹲守,終于在晚上將嫌疑人成功抓獲,其中的辛苦和風險自不必說,大功告成,我們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能將嫌疑人繩之于法,對我們來說就是最大的安慰。 

  帶著嫌疑人到當地派出所進行了初步的訊問后,已經快十一點了,來不及吃飯,佳強和聶子控制著嫌疑人,我和又生輪換開車,一行人又馬不停蹄的踏上歸途。隊上的同志還在等著我們,帶著嫌疑人在外面,我們終究時刻緊繃著不敢掉以輕心,早點把嫌疑人安全帶回隊里完成任務,我們才能徹底心安。 

  警車行駛在高速公路上,春節返鄉的車輛很多,我提起精神全神貫注的開著車,他們蹲了一天也累了,沒人說話,突然聽到一陣陣“咕嚕嚕”的聲音,我不禁說道:“警車是不是出問題了,老是咕嚕嚕的響。”卻聽聶子尷尬的笑道:“是我肚子響,胖子不經餓,倒是讓各位見笑了。”嫌疑人插嘴說:“我更胖,我咋不餓。”佳強沒好氣的說:“你好意思,你下午倒是酒足飯飽了,我們為了守你老人家,下午可沒吃飯。”又生也轉過頭:“說實話,我也是真餓得不行了。”聽他們這么一說,我才感覺到自己也是餓了,畢竟下午沒吃飯,中午為了執行任務,每人又只啃了一個面包。我餓點倒沒什么,習慣了,但幾個戰友跟著我一起出來,讓他們餓著,終究是覺得對不住他們,于是我說:“待會到服務區我們去吃點東西吧,算我的。”聶子笑了:“好嘞,就等著你這句話呢。” 

  行駛了半個多小時,終于遇到一個服務區,嫌疑人說要上廁所,我們不敢掉以輕心,佳強和聶子兩個人怕他耍心眼,摟肩搭脖的帶著他去,嫌疑人被他們摟著脖子拽著臂膀,有些受不了:“抓都被你們抓了,我又不會跑,何況還帶著腳鐐呢。”聶子打著哈哈說:“咱們哥倆好唄,走吧走吧,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嫌疑人嘟嘟囔囔的去了,又生對我說:“你看他們的背影多親昵,也算是長情的陪伴吧。”我咧嘴一笑,和又生一起先去點吃的,超市里的廚師卻告訴我們,只有一碗面條,其它的主食都賣完了。這下可難辦了,只剩一碗面,我們卻有五個人,又生不甘的說:“這才幾點,就賣光了。”廚師笑了:“馬上都十二點了好吧,再過年這幾天高速路上車多,還剩一碗就不錯了,要不你們去超市買泡面,我這開水倒是有。”我和又生面面相覷,對廚師說:“一碗就一碗吧,總比沒有好。”說著便和又生一起去買了四桶泡面泡下。 

  等到面條煮出來,佳強和聶子也帶著嫌疑人回來坐下了,我把情況跟他們一說,兩人頗有些失望,只有一碗雜醬面,顯然不夠我們五個人分的,聶子說:“算了,給嫌疑人吃吧,我們吃泡面。”嫌疑人一聽有些不好意思,連忙說自己吃過飯不用了,吃碗泡面就行。聶子又看看我說:“那就你吃吧,你付的錢。”我有些心動,畢竟泡面吃得都想吐了,但看著他們仨不經意瞄向那碗雜醬面的眼神,不由得于心不忍,便咽了咽口水笑著說:“我就愛吃泡面,又生,你最年輕,咱們尊老愛幼,你吃吧。”說著把面條推到又生面前,又生瞄了瞄面條,喉嚨動了動,又把面條推給了佳強:“不是說尊老愛幼么,我尊敬你們老人家才對,老吳大哥是經偵大隊的精英,來幫咱刑偵的忙,給他吃吧。”佳強眼睛一亮,隨即又擺出一副淡定的樣子:“什么話,刑偵經偵一家人,都是來執行任務的。”說著,又把面條推給聶子:“你剛才不是肚子餓得叫么,你吃吧。”聶子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猶豫了一下,又想把面條推給又生,我連忙止住:“別推來推去的了,再推面都要涼了,叫你吃你就吃吧,吃完好上路。”聶子這才不好意思的拿起筷子:“有道理有道理,再推面就涼了,不過你這‘吃完好上路’,我聽著咋這么怪呢?”我一愣,笑了:“吃完好回家,行了吧。”聶子這才呵呵笑著,低頭呼啦呼啦的吃起來。 

  我們抱著泡面,直勾勾的看著他吃得香噴噴的樣子,我不禁又咽了咽口水,聶子似是感覺到什么,抬起頭看到我們盯著他,不由愕然,低頭看看那碗雜醬面,不好意思的站起來,夾起一筷他吃過的面條就要往我們泡面里遞:“要不,我給大伙勻點?”我們連忙抱著泡面躲開,臉上紛紛露出嫌惡的表情,又生更是連連拒絕:“不合適不合適,都你吃,你多吃點。”聶子也覺得不合適,訕笑著尷尬坐下:“這不是吃獨食不好意思么。”說著,看到柜臺里有烤腸,眼睛一亮:“要不,我請大家吃香腸?”我們雖覺有些怪怪的,但還是連連點頭:“這個可以有。”待買來烤腸,泡面也泡開了,就著烤腸吃泡面,其實還挺有一番滋味。 

  抓捕路上一頓簡單的飯,就這樣吃完了,我們又帶著嫌疑人繼續趕路,嫌疑人吃飽后呼呼睡了過去,我們卻依舊要睜著眼睛守著他,又生換我開車,我看著車窗外的星空,心里突然覺得,我們不正像這些夜空中的星星嗎?夜幕再黑暗,也會有點點星光,努力的帶來一點點光明,最終迎來的,就是黎明的曙光。 

  現在,我們抓捕回來的嫌疑人已經被依法刑拘,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審判,如今再回想起這件事,當初的饑餓勞累疲乏,仿佛都不覺得有什么了,只要我們做的事有意義,能得到群眾的認可,再累再累也是值得的,所有的委屈,也會隨著取得戰果而消散,唯一留在我們心間的,只有那夜幕歸途中,為一碗炸醬面推來讓去的戰友情吧,那是我們一起吃苦,一起為群眾追逐幸福夢、守護平安夢的美好,正像聶子說的那樣:為了心中的美好,不妥協直到變老。 

  加油 

  我的戰友們 

  新的一年 

  愿你們諸事順利,平安回家。(龍建武) 

Copyright 2010-2018 版權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員會
技術支持:云南力諾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478號

七乐彩官方福彩